非洲油气市场未来可期

       在新冠肺炎疫情及能源转型影响下,多家石油公司探明储量大幅下降。睿咨得能源近日发布的一项分析显示,去年大型石油公司的地下储量减少了15%。寻找新的油气产量储备已成为能源产业的当务之急,而非洲以其资源禀赋和独特的优势吸引了许多油气资本的关注。

       近年来,以壳牌、BP、埃克森美孚等为代表的国际石油公司的探明储量均出现了显著下降。值得注意的是,埃尼集团却在过去10年中避免了探明储量的减少。睿咨得能源认为,这主要得益于该公司在非洲勘探取得的重大成功。事实上,看中非洲这块“蛋糕”的油气公司并非埃尼一家。去年,尽管多数石油公司削减了资本支出,但非洲上游领域仍旧动作频频。其中,道达尔对图洛石油公司乌干达资产的收购就成为去年非洲地区最大额的并购交易。伍德赛德公司也增持了塞内加尔Sangomar开发项目的权益。

       今年,这种趋势仍将继续。据Up Stream近日消息,道达尔已开始从安哥拉近海的Zinia二期项目生产石油,到2022年年中日产量将达到4万桶。与此同时,该公司还表示将继续推进一项51亿美元的计划,以开采超过10亿桶乌干达原油,并通过管道将其运往东非各地。卡塔尔石油公司4月5日也宣布与壳牌达成协议,成为纳米比亚共和国近海两个勘探区块的合作伙伴。深耕非洲、成绩斐然的埃尼公司今年继续推进前进步伐。该公司还计划未来4年与合作伙伴一起在安哥拉投资约70亿美元,用于该国的勘探、生产、炼油等领域。

       伴随着一系列油气储藏的发现,非洲地区基础设施的投资也大幅增加,与之相关的技术、服务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共同为油气行业的发展铺平了道路。以乌干达为例,此前尽管该国储量丰富,但由于运输管道和炼油设施等基础设施缺乏,其原油生产一再推迟。如今随着东非原油管道的建设提上日程,不仅这一困境将得到缓解,非洲石油的产业格局也极有可能发生改变。4月11日,以道达尔为主要股东规划的东非原油管道项目已与各相关方达成最终协议。该原油管道全长1445千米,每日原油运输量预计为21.6万桶,将把乌干达出产的原油运输至坦桑尼亚港口坦加,预计将在2025年正式投用。

       在非洲其他地区,油气配套设施建设也加快了进程。安哥拉与邻国赞比亚近期也签署了一项价值50亿美元的谅解备忘录,研究在安哥拉港口城市洛比托和赞比亚首都卢萨卡之间建设输油管道的可行性,预计将耗资约50亿美元。与此同时,政策法规的及时跟进也为非洲地区未来的油气发展提供了更多保障。近期,历时12年的尼日利亚《石油工业法案》(PIB)已进入最后审议程序,一旦通过,这将是该国近60年来的首次油气产业改革。此外,部分资源国还通过提高征税标准、收紧外汇管制条例、开放更多区块等措施提高本国油气资产竞争力。

       近年来,非洲探明的石油储量不断增加,仅次于中东和南美。根据statista发布的报告,2020年,非洲的探明原油储量已达到1258亿桶。东非地区由于面朝印度洋、距离亚太地区较近,再加上开发成本较低,使该地区的石油出口在未来具有相当潜力。此外,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将焦点放在西非地区。其中,传统的强势市场尼日利亚计划到2025年将其石油产量翻一番,目标是在6年内将石油产量提高400万桶/日。

       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及能源转型的影响,各大石油公司投资变得更加谨慎,政局不稳定及监管方面的不确定性也给非洲油气前景带来了额外压力。普华永道非洲油气咨询主管克里斯·布雷登汉曾表示,非洲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充满了复杂的挑战和不利因素,但挑战也会带来机遇。

  • By 山东省对外投资与经济合作商会
  • 2021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