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电力行业:需求快速增长,新能源放量可期

       土耳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电力市场之一,为满足不断增长的用电需求,除传统的煤电和水电外,土耳其正在加速发展核电以及太阳能、风力、地热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土耳其电力行业近年来经历了一系列的体制改革,自由化程度较高,除输电环节土耳其政府相关企业呈现垄断态势外,市场集中度均较低,基本处于自由竞争状态。发电领域,土耳其天然气和水利枢纽资源较为丰富,因此高度依赖天然气和水电;输电领域,由TEIAS提供垄断服务,已实现与欧洲互联电网(ENTSO-E)和若干周边国家的跨境互联,能够部分满足邻国的电力需求;配电领域,随着私有化改革的落地,由原先政府垄断局面转变为由私人配电公司经营21个独立配电区域。未来,土耳其电力需求将保持较高增速,在新能源发电、电网更新改造等方面空间巨大。

       电力体制:私有化推进下政府对于行业监管和电力企业的控制力度较低

       自启用EML以来,土耳其电力行业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私有化进程的持续推进也削弱了公共机构在能源领域的的作用。为了让能源市场更具竞争力和自由度,土耳其政府于90年代初开始电力市场改革,两大主题为市场自由化及公共资产私有化。随着改革的推进,1994年5月,一贯垄断经营发电、配电、供电的土耳其电力局(TEK)被拆分为发送电公司(TEAS)和配电公司(TEDAS)。2001年,TEAS又解体为土耳其发电公司(Electricity Generation Company,“EUAŞ”)、土耳其输电公司(Turkish Electricity Transmission Company,“TEİAŞ”)、土耳其配电公司(Turkish Electricity Distribution Company,“TEDAŞ”)和土耳其电力批发交易公司(Turkish Electricity Trading and Contracting Company,“TETAŞ”),四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分别为发电、输电、配电和供电。配电公司TEDAS私有化则于2008年启动、2013年完成,随着土耳其配电网络被分割为21个独立区域并设立20家TEDAS附属配电公司,配电设施经营权被正式转让给私人企业,AksaElektrik、Kolin-limak-cengiz、Calik、Enerjisa等私人企业成为配电市场主要参与者。目前,土耳其电力市场除输电领域仍由其国有输电公司垄断以外,发电、配电、售电活动已基本开放,主要由通过申请相应电力牌照(license)取得资格的市场参与者进行,电力交易则主要通过有序的电力批发市场以及短期双边售电协议开展。

图1:土耳其电力市场发展历程

1.jpg

       土耳其电价机制分为零售电价决定机制及批发电价决定机制。零售电价决定机制来看,土耳其的电力消费者分为“合格消费者”(eligible consumer)和非合格消费者(non-eligible consumer),每月消费一定电量以上的为合格消费者,合格消费者可以自行选择零售供电商并与之签订供电合同,由双方协商确定电价。非合格消费者只能从所属区域的默认供电商(default supplier)处购电,电价由EMRA根据相关供电公司的建议决定。批发电价决定机制来看,批发电价通常由供电公司自行决定而不需要EMRA的批准,但是TETAŞ向由法律决定电价的消费者供电时,电价需由EMRA决定。

       电力监管:MENR和EMRA两大政府机构主导,细分市场切割管理

       土耳其由能源和自然资源部(MENR)和能源市场监管局(EMRA)两大政府机构监管电力市场。MENR主要负责宏观能源和自然资源市场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与发展部(MoD)和最高规划委员会(YPK)合作制定国家发展计划、与电力部门进行需求预测、与环境与城镇规划部(MEU)就环境批复程序进行合作、与总理府私有化管理局(PA)合作推进私有化等。MENR的能源事务总司负责协调电力市场改革、电力安全供应监督和电力投资审计。EMRA作为电力市场法法律框架下的独立市场监管机构,主要负责监督电力市场参与主体的行为、电力市场主体牌照批准、制定和修订二级电力市场法规(例如电力市场牌照法Electricity Market License Regulation)、确定TETAS批发电价和销售给非合格电力用户的政府电价等。

图2:土耳其电力市场监管和运行端的三大主体及其职能

2.jpg

来源:土耳其电力市场内参

       竞争格局:输电部门国有垄断,其余部门私有化程度高、市场集中度低

       土耳其电力行业竞争格局较为分散。根据新EML,土耳其电力市场主体主要包括发电、输电、配电、批发、零售、进口、出口电力的参与主体。从市场格局来看,电力产业可分为四个垂直分工的部门:发电、输电、配电和零售。目前除了输电环节仍完全由国有公司TEIAŞ控制外,其他环节均不同程度完成了私有化改革,且市场集中度偏低,并无垄断企业出现。

图3:土耳其电力市场架构

3.jpg

 

来源:土耳其电力评论

       发电端:自主发电企业份额较大,发电结构以天然气和水利枢纽为主

       土耳其在发电端多元化程度较强,发电结构以天然气和水利枢纽为主。从装机量来看,2019年土耳其持牌装机容量为85.0GW(非持牌装机容量为6.3GW),其中天然气发电厂装机容量为25.9GW,占比为30.5%;大坝水力发电厂装机容量为20.6GW,占比为24.3%。以装机容量来看,土耳其电力市场发电商主要有EUAS及附属企业、以BO/BOT/TOR模式建立的私人发电企业、私人独立发电商(IPPs)等。截至2019年末,EÜAŞ电厂在总装机容量中的份额为23.1%,在自由市场条件下运营的自主发电企业的份额为72.7%。截至2019年,土耳其持牌发电量为294TWh,同比减少0.6%,其中公共部门市场份额为28.1%。

表1:土耳其电力相关数据(2019年)

4.jpg

来源:土耳其能源市场监管委员会(EPDK)-ELECTRICITYMARKET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图4:2019年底土耳其各机构持牌装机量分布(%)

5.jpg

来源:土耳其能源市场监管委员会(EPDK)-ELECTRICITYMARKET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输电端:国企垄断经营,输电网络与欧洲互联电网和周边国家连通

       土耳其输电公司(TEİAŞ)垄断经营土耳其输电业务,负责输电网络建设、电网投资运行、负荷调度及频率控制、国际电网互联、发电量预测等,拥有覆盖土耳其国土近60万公里的高压和中压输电线路。根据电力市场法,TEİAŞ作为土耳其境内唯一有权开展输电业务的实体,其目前持有的EMRA颁发的输电许可有效期至2052年。TEİAŞ输电系统拥有70024公里的输电线路,736座变电站,163,849兆伏安的变压器电力和12条与邻国的互联线路,与欧洲互联电网(ENTSO-E)、格鲁吉亚、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实现跨境互联,2019年电力进口和出口量分别为2.21TWh和2.79TWh。

表2:TEİAŞ2018-19年输电线路概览

6.jpg

来源:土耳其能源市场监管委员会(EPDK)-ELECTRICITYMARKET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配电端:各私营企业在21个区域垄断经营

       土耳其配电领域开放度高于输电领域,市场集中度较低。土耳其配电市场原由TEDAS垄断经营。自2009年至2013年私有化以来,土耳其的配电网络被划分为21个独立配电区域,配电设施经营权通过TOR私有化转移至私人配电公司,呈区域垄断经营局面。各配电公司受EMRA监管,其收益模式为欧洲国家普遍采用的配电收益上限模型(RevenueCap Model)。

       截至2019年末,土耳其配电系统的消费者数量为4496万,人数最多的地区是BoğAziçi地区(513万)和BaşKent地区(428万)。损失率最高的地区分别是DICLE(51.32%)、Vangölü(47.56%)和ARAS(21.64%),损失率最低的地区分别为Uludağ(4.82%),Trakya(4.49%)和Çamlıbel(4.75%)。土耳其配电线路长度为119万公里,其中97万公里为架空线路,22万公里为地下线路。2019年土耳其配电公司共投资了72.4亿里拉1,投资支出最高的是Osmangazi地区(12.6亿里拉)和BoğAziçi地区(7.2亿里拉)。

       行业发展趋势:电力需求增长空间较大,电网更新维护需求和可再生能源替代进程打造发展机遇

       与发达国家相比,土耳其电力基本消费仍存在较大增长空间。据土耳其输电公司估计,2009-2023年期间,土耳其电力需求将以每年6%的速度增长。电网更新维护需求和“碳中和”进程等均为土耳其电力行业提供诸多发展机遇。电网更新维护来看,截至2020年,土耳其现有电网平均使用时间已超过30年,电力损耗占产出比重约为12.8%,输配电损耗指标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相比处于偏高区间,使得该国需要大量投资进行电网更换和质量提升,其中新兴城市与部分农村地区配电网络尤其亟待升级改造,而不断增加的年轻人口和经济增长较快催化的能源需求更加剧上述趋势。

图5:2018年土耳其人均GDP和人均电力消费与各国对比

7.jpg

来源:Enerjisa2020H1 Investment Theme

       能源政策规划来看,为减少对外国能源的依赖,能源和自然资源部将推动可再生能源发电作为国家能源和矿产政策的重要步骤之一。根据土耳其投资支持和促进局(Investment Support And Promotion Agency)的披露,土耳其政府至2023年的能源领域的重点目标包括:将总装机容量提高到120GW、将可再生能源的份额提高到30%、最大限度地利用水电用等。从能源装机规划来看,届时地热能将达到1GW,太阳能将达到5GW,风能将达到20GW。

       与中国的关系:中国和土耳其在电力领域合作紧密

       胡努特鲁燃煤电厂是中国在土耳其最大直接投资项目,实现中资企业核电技术出口的同时可进一步保障土耳其能源安全。胡努特鲁电厂项目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土耳其“中间走廊”计划对接的重点项目,总投资约17亿美元,是中土两国建交以来中资企业在土耳其金额最大的直接投资项目,也是中资企业在土耳其投资的第一个进口煤电项目,由上海电力、中航国际成套设备有限公司及土耳其当地自然人股东按照78.21%、2.99%、18.8%的股比合资成立的EMBA发电有限公司进行开发建设。建设内容主要包括电厂和专用煤码头,规划总装机容量1320MW,配套建设烟气脱硫和脱硝装置,项目投产后可供应土耳其年度发电量的3%。建设标准来看,项目计划投建2×660MW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同步建设烟气脱硫和SCR脱硝装置,排放将优于欧盟标准和燃机标准。厂址位于土耳其第五大城市阿达纳,紧靠地中海,地处伊斯肯德伦湾,属于滨海电厂。工程计划工期48个月,设计年利用小时逾6500小时。项目主机及主要辅机选用国产设备,中国设备供货率超过90%。同时,国家电投在引进的第三代先进核电AP1000非能动技术的基础上,消化、吸收、再创新的非能动大型先进压水CAP1400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因而,CAP1400的出口被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核电技术出口。项目在配合国家电投在土耳其的“核电战略”,实现中国规划、设计、标准、设备、技术、管理和服务全面“走出去”的同时,也可促进土耳其能源供应多样性、确保能源供给安全,有助于提振土耳其经济潜能。

图6:土耳其胡努特鲁燃煤电厂工程示意图

8.jpg

来源: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华东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官网

  • By 山东省对外投资与经济合作商会
  • 2021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