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工程承包中的隐性风险转移方式分析

       一、国际工程承包风险转移机制及隐性特征

       对不同的风险,其转移机制是不同的,主要取决于风险本身的特征。本部分将结合隐性风险的特征,分析其转移机制。

       (一)国际工程承包风险转移机制

       就业主和承包商之间而言,风险转移的机制主要分为保险转移和合同转移。保险转移是业主(或承包商)通过向保险公司投保各类保险,将风险转移给保险公司;而合同转移则是指业主通过在合同中列入风险分担条款,将风险通过订立工程承包合同转移给承包商。
通过合同转移风险的方式可再细分为显性风险转移和隐性风险转移。显性风险指合同中明示由相关方承担的风险,而隐性风险是指业主方在招标文件中列入要求承包商在报价时自主决策的内容,如某项工作做还是不做,要求承包商根据现场情况做出决定;又如价格调整公式的系数由承包商选定等。在决策过程中,承包商常因风险的隐蔽性,做出错误或不当决策,导致损失的发生。隐性风险转移的机制如图1所示。

 图一

图1 国际工程承包中的隐性风险转移机制

       (二)国际工程承包隐性风险的特征及转移方式分析

       本部分就国际工程承包中两个隐性风险转移的实例对隐性风险的特征和转移方式进行分析:

       1.EPC总承包项目中合同工作范围的隐性风险特征及转移方式

       某项目招标文件中关于工作范围的描述,列有这样一个条款:“如果在分输站附近50公里范围内有临时机场存在,则不需要再建新的机场,否则,应建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新机场。”根据此条款,投标人需要做出是否要建新机场的决策,经过现场勘察,发现在附近有临时机场,且能起降合同中所说的小型飞机,遂做出决定不再建新机场,报价中没有考虑临时机场的费用。但承包商忽略了上述条款存在三种模糊定义:一是50公里是指陆路距离还是直线距离;二是现有机场是否包括所有类型的机场,如军用机场等;三是采用什么样的国际标准。此项目中恰恰一个机场的陆路距离超过了50公里(直线距离<50公里),且是军用机场。军用机场不可民用这是常理,而该机场的目的是为了紧急抢修,因此在距离上应理解为陆路距离更合理。最终承包商为业主免费建了一个新机场。
       业主本可以对是否建临时机场直接在招标文件中列出,却故意将此决策权交与承包商行使。而承包商常因投标时间短,无法核实所有影响报价的因素,造成匆忙决策。如果承包商决策失误,则业主可利用合同的相关条款向承包商提出索赔。
       在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项目中,业主提供的招标资料仅达到初步设计的程度,只满足招标时各投标人能够对项目进行估价的程度。这种项目隐性风险的特征是要求承包商需要对工作范围进行清晰界定,并据此报价。但因投标时间较短,投标人常常不能与业主进行充分沟通,导致双方对合同中“工作范围”(Scope of Work)描述产生不同的理解,承包商“一厢情愿”的决策很可能是错误的,而最终导致承包商遭受损失。
       这种隐性风险的转移方式是业主要求投标人根据自己对招标文件的理解做出合理的解释,并对错误解释导致的后果承担责任。

       2.价格调整公式的隐性风险特征及转移方式

       根据FIDIC施工合同条件(1999年第1版)第13.8款,价格调整公式的一般表达方法如公式①所示。

图二

       但对外币部分进行调价时,业主有时要求在价格调整公式中考虑汇率因素,此时上述价格调整公式变为:

图三

       式中:Pn—第n期间所完成合同价值的调整系数(在整个合同期内,n可以取一个月,即每月调整合同价格,也可以分几期进行调整);

       a—价格调整权重系数,表示合同付款中的不可调整部分;b,c,d,⋯表示与相关调价项对应的价格调整权重系数(a+b+c+d+⋯=1);
       Ln,En,Mn—第n期间的调价项(如劳务、设备、材料等)的现行价格指数;
       L0,E0,M0—递交投标书截止时间之前第28天(基准日期)的调价项的基准价格指数。
       ExLn,ExEn,ExMn—第n期间的调价项的现行汇率(每单位支付外币可以兑换的劳务、材料、设备的出口国货币的数量,即1单位支付外币=EX单位出口国货币);
       ExL0,ExE0,ExM0—递交投标书截止时间之前第28天(基准日期)的调价项的卖出汇率。
       公式①和②计算的结果大于1,则价格调增,小于1则价格调减。但计算结果与公式中涉及的价格指数、调价项、价格调整权重系数以及汇率的选择决策是否正确有关。
       总体分析,各国物价都会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如果只考虑价格指数(公式①),则通常情况下,是价格调增;但如果再考虑汇率因素(公式②),在出口国货币贬值时,出现(ExL0/ExLn)<1,造成价格调减。当然,如果出口国货币升值,则价格调增。如人民币对美元处于升值状态时,项目支付货币为美元,则从我国出口货物时,汇率调价项将大于1,价格调增。价格公式中加入汇率对外币部分进行调整是否更公平合理?这与外币的比例和采购来源有关,很难说公平,也因此产生了风险。
       以下是几个与价格调整公式有关的实例,从不同方面反映了隐性风险转移的方式:
       我国某公司1998年签约赞比亚一个道路项目,承包商在投标书中列入的材料指数是C. E. Bulletin杂志发布的英国材料指数,其他还有人工、设备和燃料等三个指数,这些指数均为分类物价指数,按此类指数调整,合同价格将调增40多万美元。但公路项目的主要材料为沥青,且涨价幅度比分类物价指数涨幅要高,如果按照沥青指数调价,则项目可以调增100多万美元。从此例可以看出,业主利用价格指数的不同表达方式(按商品范围不同可将价格指数划分为:单项商品价格指数、分类物价指数及物价总指数),将风险进行转移。承包商决策时,可以选择分类物价指数(本例为材料类),也可以选择单项商品价格指数(本例为沥青)。而本例中,承包商投标时错误地选择了分类物价指数。
       在巴基斯坦巴罗塔水电工程项目投标阶段,业主和工程师提供的钢筋价格指数是24000Rs/t,该指数远高于当时市场基价18000Rs/t,而承包商未作进一步的核实与调查,就直接选用了业主推荐的钢筋价格指数,仅此一项损失就达到上百万美元。此例中,业主利用推荐高于实际基准价格指数值的办法转移风险,一旦承包商未识别出来,而直接选用,则造成基准价格指数偏高,无法通过价格调整公式收回实际支出的费用。
       某国际公司于1997年签约尼泊尔河道防护工程项目,工期两年,合同金额700万美元,美元支付比例为66%(支付外币只有一种),计划从印度进口材料,因此美元的价格指数选择的是印度价格指数,并且调价公式中含有汇率调整因子,签约时1美元=35.8印度卢比。在项目实施过程中虽然印度价格指数增加,但由于印度卢比贬值到1美元=40印度卢比左右,汇率调整因子=35.8/40=0.895,公式②中的材料调整项[(En/E0)×(ExE0/ExEn)]乘积结果小于1,最终该项目调减30多万美元。此例业主利用选择指数来源转移风险,如果承包商选择的指数来源不恰当,则会造成汇率调整因子小于1,出现价格调减的结果。因此,在考虑汇率调整时,承包商不仅要谨慎地选择价格指数来源,还要仔细分析出口国的货币汇率走势,保证价格调整公式计算的结果为调增。
       上述三个案例,分别从价格指数的类别、基准价格指数的确定以及指数来源三个方面,分析了业主如何利用价格调整公式转移风险。这些风险的隐蔽性在于投标人会错误地认为:合同中列入了调价公式,就等于业主承担了市场价格上涨产生的费用。这种表面上看似合理的条款,转移了投标人的注意力,可能造成决策失误,导致在进行价格调整时,合同价格的调增额远小于自己实际支出的费用,甚至出现价格调减的结果。
       这种隐性风险转移的方式是业主方在招标文件中,列入基准价格指数、调价项、价格调整权重系数以及汇率的选择表,同时业主还提供建议范围和建议值,让承包商自主选择,并列入投标书中。同样是利用将决策权交予承包商行使的方式,将价格上涨的部分风险很隐蔽地转移给了承包商。
       价格调整公式中的隐性风险还包括:①没有列入价格调整公式中的材料设备等意味着不调价,但价格如果上涨,则这部分价格上涨的风险由承包商承担了;②价格调整的权重系数A,代表价格中不调整的部分,这个数值通常在0.1,这个数值越大,承包商承担的价格上涨风险越大。

       二、防止隐性风险的对策

       隐性风险转移的主要特征是业主利用承包商决策失误转移风险,如果承包商识别出风险所在,并恰当管理,则可以减小,甚至完全回避这些风险。因此,针对隐性风险提出的对策如下:
       对工作范围模糊等隐性风险,应建立企业内部完善的风险管理机构和职责制度对风险进行管理。通过不断总结以往项目的经验教训,严格执行风险管理制度和不断提高风险管理人员的管理水平规避风险。
       对价格调整的隐性风险,风险管理人员应长期跟踪目标国的经济状况、政治体制及通货膨胀等影响价格和汇率波动的各个因素,建立价格和汇率风险的动态管理和预警机制,必要时可投保外汇汇率风险保险,防范风险的发生。

       三、结束语

       国际工程承包中,只有识别出风险,才能对风险进行有效的管理。因隐性风险在招标文件中的表现的多样性,导致其难以识别,从而对风险管理人识别风险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也对国际工程承包公司如何建立长效的风险管理机制提出了新的要求,包括组织机构设置、专业人员培训及完善的责任制度建立,以便能在很短的编标报价的期限内做出正确决策,有效管理隐性风险。

  • By 山东省国际承包劳务商会
  • 2020年3月24日